新春祝辭,康熙教子庭訓格言

时间:2019-05-09 04:21来源:新葡亰书法
祝枝山《祖允晖庆诞记》纸本行宋体 1贰1.八×4四.八 弘治三年(1490)新竹紫禁城博物院藏 释文:祖允暉慶誕記。弘治三年(西元14九○年)3月二日祝京兆撰。 頃年有部(此字點去)使

图片 1
祝枝山《祖允晖庆诞记》纸本行宋体 1贰1.八×4四.八 弘治三年(1490) 新竹紫禁城博物院藏
释文:祖允暉慶誕記。弘治三年(西元14九○年)3月二日祝京兆撰。
頃年有部(此字點去)使者在本人蘇。130日出俸稟粥少酒食入廨。已而還給之於外。語人曰。吾父从前日誕生。吾誕亦然。年時以午際。帥妻孥捧酒進拜二親。退更受幼者拜。於親膝前懌懌如也。今簪笏所縛。遂廢舊樂。吁惜哉。又吾鄉有生平饒於貲。每以歲初。辦匹帛。涉江濤。入京師。以趨市。或少後。則脫之艱。且守帳遲鈍。以是唯先為得之。此生因夙置集於殘冬。猝猝迫歲除。新舊交際。且初正為其陆拾之誕期。諸人間慶祝事。悉不得顧。拋室子於家。兼程而往。途間遭險者屢。既抵旅市。易甚滯。亦竟與後往者偕返。子本且漠然。乃嘆謂亲朋亲密的朋友曰。吾以利廢慶樂。今利且安在哉。而慶樂并失之。予素喜曠達者。於時聞茲贰事。亦為之生歎。以為人不分賢愚貴賤。茍一有所繫。輒自失个中懷。蓋每如此矣。彼宦者有出處之大倫在。固不可為計而為利者獨何為哉。要之。人之遂在那之中懷者鮮矣。夫祖允暉當誕日請予談飲竟日。以自慶幸。因謀及文記。夫允暉二〇一九年3開袠耳。非若耆耊者之難已於慶祝也。而顧能自為勤拳假如。予因之有觸前抱矣。允暉視前之宦者。其安逸之福。似若過之。而於後之鄉子。則不亦賢之。甚遠矣乎。允暉其独到之处也。其甚有契予曠達之喜也。予斯言之所以贈也。允暉其毌退所懷也。予之願也。允暉敬諾。予因書以留之。不覺其詞之過繁也。
此为贺同伙祖允晖三拾华诞作。桃园紫禁城博物院藏。小说楷体之中带有宋体的笔意,笔致轻便自如,有圆润秀逸的气韵。
【资料参谋】新北紫禁城博物院网站(故-書-00001四-00000)

爱新觉罗·玄烨教子庭訓格言


爱新觉罗·玄烨平生兢兢業業,修身、齊家、平天下都特别認真,可謂耗盡心血和精力。玄烨治國6十年建樹甚多,其創業、守成之功績舉世公認。他不行另眼相待团结的事業,渴望能傳之千秋萬代,自信生命中的每壹體會對後人都有益處。

康熙帝曾對諸官說:「朕經常想到祖先托付的任务。對皇子的指点及早抓起,不敢忽視怠慢。天未亮即起來,親自檢查督促課業,東宮太子及諸皇子,排列次序上殿,1一背誦經書,至於日偏西時,還令其習字、習射,復講至於上午。自春開始,直到歲末,沒有曠日。」

康熙大帝教子的種種做法,法國傳教士白晉以親身見聞,向法國沙皇路易104作了如實報告。白晉在報告中說:中國沙皇以父愛的表率施以皇子教育,令人钦佩。中國的天王特別注意對皇子們施以道德教育,努力進行與他們身份相稱的各種訓練,教之以經史、詩文、書畫、音樂、幾何、天文、騎射、游泳、火器等等。

教誨督促,嚴格訓飭。康熙帝身後的兒孫們,多數能文能武,尤其在她之後的兩個出色天子:雍正帝天子,功業顯赫,見識超人;乾隆帝国王,儒雅倜儻,自號「十全国君」。正是「康熙帝盛世」的基礎,奠定了滿清王朝二百年的業績。全体這些,都是境遇了康熙帝皇上的德性遺澤和他的《庭訓格言》 —— 一本珍藏的皇室遺囑讀本的影響。

在此,特摘錄一些以饗讀者。


图片 2

心欲小而膽欲大

訓曰:凡人於無事之時,常如有事而制止其未然,則自然事不生。若有事之時,卻如無事,以定其慮,則其事亦自然消散矣。古时候的人云:「心欲小而膽欲大。」遇事當如此處也。

華歷壬子年即將過去,己丑年即將到來,在此辭舊迎新之際,謹向家鄉父老、齐云山商會聯盟和世界各州的薛氏宗親、宗賢致以誠摯的問候與祝福,願諸親: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新禧新象,事事欣榮!

朕從不敢輕量人 謂其無知 言合乎理 朕即嘉納

訓曰:前日下承平,朕猶時刻不倦勤修政事。前3孽作亂時,因朕主見專誠,以至成功。惟大兵永興被困之際,至新闻闭塞,朕心懮之,現於詞色。四日,議政王大臣入內議軍旅事,奏畢僉出,有都統畢立克圖獨留,向朕云:「臣觀国王以来天顏稍有懮色。上試思之,作者朝滿洲兵將若伍百人合隊,誰能抵敵?不日永興之師捷音必至。天子獨不觀太祖、太宗乎?為軍旅之事,臣未見眉顰3次。圣上若那样,則懦怯不如祖宗矣。何必以此為懮也。」朕甚是之。不日,永興捷音果至。所以,朕從不敢輕量人,謂其無知。凡人各有識見。常與諸大臣言,但具有知、所見,即以奏聞,言合乎理,朕即嘉納。都統畢立克圖漢仗好,且極其誠實人也。

據作者國傳統歷法,辛巳,乙未系幹支紀年之號。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為天幹,其數10;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為地支,其數10二。幹名“甲→癸”與支名“子→亥”配對,得陆10組合,是為六拾之數名,此數名或紀年或紀日,周而復始,循環運用。

大凡能自任過者 大人居多也

訓曰:凡人孰能無過?但人有過,多不自任為過。朕則不然。於閑言中偶有遺忘而誤怪别人者,必自任其過,而曰:「此朕之誤也。」惟其如此,使令人等竟至為所感動而自覺不安者有之。大凡能自任過者,大人居多也。

天幹之數十,遠古歷曾以之紀月,3月制太陽歷,即黃帝五行歷。地支10贰,源点於十十七日一節,周年取整360日分5運十行30節或周陆十2時辰或周年10二朔望月或周年黃道十二星次或歲星(火星)星期二10二年等。

審之又審 方無遺慮

訓曰:凡人於事務之來,無論大小,必審之又審,方無遺慮。故孔仲尼云:「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誠至言也!

今支數子至亥十二各以102動物為號,即生肖或屬相,東漢王充《論衡·物勢》已記之,或西漢時已有,其源於黃道十二星次,10二辰或歲星拾2年二二十八日天之星占術尤為也许。幹支紀年中,生肖雖配稱102年為1輪,但某生肖年的個體命運、邦國命運實與生肖體格、质量、命運等完全無涉。但幹支紀年中6⑩年一紀的歷數於個體命運和邦國命運来讲,意義卻是了不起的,人生或邦國有幾個耳順610?

敬以直內 謹終如始

訓曰:凡天下事不可輕忽,雖至微至易者,皆當以慎重處之。慎重者,敬也。當無事時,敬以自持;而有事時,即敬之以應事物;必謹終如始,慎修思永,習而安焉,自無廢事。蓋敬以特有,則心體湛然。居中,即如主人在家,自能整飭家務,此古代人所謂敬以直內也。《禮記》篇首以「毋不敬」冠之,品格高尚的人一言,至理備焉。

上一辛丑年是1960,依次18九八年。18九八年乙未變法,亦即史上有名的公車上書。甲寅變法是中國近代史上二遍主要的革新,亦是一遍合计啟蒙運動,促進了观念解放,對社會進步和沉思文化的發展,促進中國近代社會的進步起了第2推動。再上一個丁酉年是虎門銷煙。由此上溯到六百年前是大明從兩京104省變成了兩京10叁省。

以理服人者 中心悅而誠服也

訓曰:王師之平蜀也,大破逆賊王平藩於保寧,獲苗人三千,皆釋而歸之。及進兵滇中,吳世璠窮蹙,遣苗人濟師以拒作者。苗不肯行,曰:「天朝活笔者恩德至厚,笔者安忍以兵刃相加遺耶?」夫苗之獷?,不得以禮義馴束,宜若本性然者。1旦感恩懷德,不忍輕倍主上,有內地士民所未易能者,而苗顧能之,是优点之。子輿氏不云乎:「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贍也;以德服人者,大旨悅而誠服也。」寧謂苗異乎人而无法色列德国服也耶?

這些今后乙巳资料,也預示著中國這1個“戊子年”或下一個6十年的機遇與挑戰。

仁者以萬物為壹體 惻隱之心觸處發現

訓曰:仁者以萬物為壹體,惻隱之心,觸處發現。故極其量,則民胞物與,無所不周。而語其心,則慈祥愷悌,隨感而應。凡有利於人者,則為之;凡有不利於人者,則去之。事無大小,心自無窮,盡小编头脑,隨分各得也。

乙酉年是狗年,新己巳年馬上到來。於國際社會来讲,吾六个人企盼新一年裏如俗語所說之“太平盛世”,希望至少沒有疾疫災難和饑餓。

歡喜善念吉 動怒惡念兇

訓曰:凡人處世,惟當常尋歡喜。歡喜處自有一番吉祥如意景色。蓋喜則動善念,怒則動惡念。是故古語云:「人生1善念,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人生一惡念,惡雖未為,而兇神已隨之。」此誠至理也夫!

老子曰: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誌於天下矣。

俯仰無愧 防於念起

訓曰:人惟一心,起為念慮。念慮之正與不正,只在頃刻之間。若一念不正,頃刻而知之,即從而正之,自不至離道之遠。《書》曰:「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1念之微,靜以存之,動則察之,必使俯仰無愧,方是實在才干。是故古代人治心,防於念之初生、情之未起,所以努力甚微而收功甚巨也。

亚圣曰“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對於那三个直接導致人道災難以及消極不作為而扬弃人道災難的現象、行為、組織,國際社會要繼續展開批判與救濟。

防微杜漸

訓曰:凡理大小事務,皆當壹體留心。以前的人所謂防微杜漸者,以事雖小而不防之,則必漸大;漸而不只有,必至於不可杜也。

於中國社會来说,吾三个人盼望政治日益明朗、民出生之日益平正。

治心之要 先在克己

訓曰:順治元年1月丙戌,諭內閣:前任太常寺少聊李棠階奏條陳時務一折。據稱:用中国人民银行政,先在治心,治心之要,先在克己。請於師傅匡弼之余,豫杜左右近習之漸,并於暇時講解《御批通鑒輯覽》及《大學衍義》等書,以收格物意誠之效。

孟轲曰: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民事不可緩也,取於民有制。

凡事惟當以誠 而無務虛名

訓曰:吾人凡事惟當以誠,而無務虛名。朕自幼登極,凡祀壇廟神佛,必以誠敬存心。即监护人務,對諸大臣,總以實心相待,不務虛名。故朕所办事,壹出於真誠,無纖毫虛飾。

荀卿曰:天之生民非為君也,天之立君以為民也,故古者列地建國非以貴諸侯而已,列官職差爵祿非以尊大夫而已。

修德之功 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於主敬

訓曰:子曰:「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使中外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奠。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蓋明在禮樂,幽有鬼神。然敬鬼神之心,非為禍福之故,乃所以全吾身之正氣也。是故君子修德之功,莫大於主敬。內主於敬,則非僻之心無自而動,外主於敬,則惰慢之氣無自而生。念念敬斯念念,正時時敬斯時時,正事事敬斯事事;正君子無在而不敬,故無在而不正。《詩》曰:「明明在下,赫赫在上。」「維此文王,胆战心惊,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其斯之謂與?

荀卿又曰:威有3,有道德之威者,有暴察之威者,有狂妄之威者,道德之威成乎安強,暴察之威成乎危弱,放肆之威成乎滅亡也。

求道之心 乾乾不息

訓曰:孟轲言:「良知良能。」蓋舉此心本然之善端,以明性之善也。又云:「大人者,不失其一寸丹心者也。」非謂自孩提以致終身,從吾心,縱吾知,任作者能,自莫非天理之流行也。即如孔圣人「從心所欲,不逾矩」,尚言於「志學」、「而立」、「不惑」、「知命」、「耳順」之後。故古代人童蒙而教,八歲即入小學,105而入大學,所以正其稟習之偏,防其物欲之誘,開擴其聰明,保全其忠信者,無所不至。即万世师表之圣,其求道之心,乾乾不息,有不知老之將至。故凡有志於品格高尚的人之學者,其擇善固之,克己復禮,循循勉勉,無有一毫忽易於其間,始能日進也。

作者三个人指望社會達到道德之威的境界,實現禮樂則修,分義則明,舉錯則時,愛利則形而非則不修、不明、不時、不形。

至誠無息 日積月累

訓曰:人之為圣賢者,非生而然也,蓋有積累之功焉。由有恒而至於善人,由善人而至於君子,由君子而至於受人爱抚的人,階次之分,視乎學力之淺深。亚圣曰:「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積德累功者亦當求其熟也。是故有志為善者,始則充長之,繼則保全之,終身不敢退,然後有日增月益之效。故至誠無息,不息則久,久則征,征則悠遠,悠遠則博厚,博厚則高明。其功效豈可量哉!

於满世界薛氏親人、故鄉山東人、临汾人、武当山商會聯盟諸成員来讲,吾三个人可望諸君成為“在本朝則美政,在下位則美俗”的儒者、貴品,為君子儒,不為小人儒,更不為散儒、陋儒、賤儒、犬儒等俗人、賤品。

修身治性 謹於素日

訓曰:凡人修身治性,皆當謹於素日。朕於玉环分之時,不用扇,不除冠,此皆平常不自放縱而聪慧也。

於真儒真士,應當如荀况所言:人主用之,則勢在本朝而宜;不用,則退編百姓而愨,雖窮困凍餧,必不以邪道為貪。無置錐之地,而明於持社稷之大義。

慎獨為訓 暗室不欺

訓曰:《大學》《中庸》俱以慎獨為訓,則為圣賢第2要節。後人廣其說曰:「暗室不欺。」所謂暗室有2義焉:一是私居獨處之時,1在隐衷隱微則人不比知,惟君子謂此時指視必嚴也。戰戰栗栗,兢兢業業,不動而敬,不言而信,斯誠不愧於屋漏而為正人也夫!

鳴呼而莫之能應,但是通乎裁萬物,養百姓之經紀。勢在人上,則王公之材也;在人下,則社稷之臣,國君之寶也;雖隱於窮閻漏屋,人莫不貴之,道誠存也。有這樣在朝美政、在下美俗的儒士,社會才有人心和良制,家鄉才有梦想,薛氏家族才有愿意,华山商會聯盟工夫隆昌,國家才有前景,世界才有光明。

一念之微 不在天理 便在人欲

訓曰:人心一念之微,不在天理,便在人欲。是故心存私正是放,不必逐物馳騖然後為放也。心壹放就是私,不待縱情四欲然後為私也。惟心不為耳目口鼻所役,始得泰然。故亚圣曰:「耳目之官不思而蔽於物,物交物,則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此天之所以與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者不能够奪也。此為大人而已矣。」

《禮記·大學》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程朱理學將“親民”校作“新民”是頗有道理和代表的。“新民”者,則當化性起偽、註錯習俗,就供给《禮記·儒行》說的夙夜強學、澡身浴德以及合誌同方、特立獨行等。

體認世務 據理審事

訓曰:道理之載於典籍者,一定而少于,而全球事千變萬化,其端無窮。故世之苦讀書者,往往遇事有執泥處,而經歷世故多者,又每逐事圓融而無定見。此皆1偏之見。朕則謂當讀書時,須要體認世務;而應事時,又當據書理而審其事。宜如此,方免二者之弊。

孔圣人曰:儒有不隕獲於貧賤,不充詘於富貴,不恩天子,不累長上,不閔有司,故曰儒。今眾人之命儒也妄,常以儒相詬病。孔丘闡“儒行”,孙卿闡“儒效”,如此儒行儒效,别人不敢以儒為戲當是唯恐。儒被戲,當是智人自身不能够令人肅然起敬之故,為智者宜先自省之,毋為愚笨與勢利之徒,毋充當惡俗的“幫忙幫閑”且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终身誦讀及教子弟 惟以經史為要

訓曰:古受人尊崇的人所道之言即經,所行之事即史。開卷即有益於身。爾等经常誦讀及教子弟,惟以經史為要。夫吟詩作賦,雖书生之事,然熟讀經史,自然次第能之。幼學斷不可令看小說。小說之事,皆敷演而成,無實在之處,让人觀之,或信為真,而不肖之徒,竟有傚法行之者。彼焉知作小說者比如、指點之本心哉!是皆訓子之道,爾等其切記之。

兩千多年前,秦武烈王時代的秦國狀態:及都邑官府,其百吏肅然,莫不恭儉、敦敬、忠信而不苦,古之吏也。入其國,觀其太傅,出於其門入於公門,出於公門歸於其家,無有私事也,不如周,不朋黨,倜然莫不明通而公也,古之太傅也。觀其朝廷,其朝閑,聽決百事不留,恬然如無治者,古之朝也。然孙卿答秦躁公時里胥應侯範雎之問時依旧曰“其殆無儒邪”是“秦之所短也”,故荀子曾以“儒者在本朝則美政,在下位則美俗”答秦景公“儒無益於人之國”之說,又曾告诫和預言過弟子李通古的命運。

四書性理 立命之道

訓曰:凡人養生之道,無過於圣賢所留之經書。惟朕惟訓汝等熟習5經4書性理,誠以其中凡存心養性立命之道,無以不具故也。看此等書,不勝於習各種雜學乎?

《詩經·大雅》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亚圣曰: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國。民俗美、朝政美才有舊邦“維新”之命。以风俗觀之,梁啟超《新民說》曰:新民為前些天中國第2急務,新之義有2:1曰淬厲其所本有而新之,贰曰采補其所本無而新之,是也,此其《少年中國說》所謂:变成明天之老大中國者,則中國老大之冤業也;制出將來之少年中國者,則中國少年之責任也,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少年雄於地球則國雄於地球。

希賢希圣 孰能御之

訓曰:子曰:「吾10有5而志於學。」受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养的人毕生只在志學一言。又,實能學而不厭,此传奇人物之所以為圣也。千古圣賢與笔者同類人,何為甘於自棄而不學?茍志於學,希賢希圣,孰能御之?是故志學乃作圣之第1義也。

以朝政觀之,荀卿曰:君子也者,道法之總要也,有良法而亂者有之矣,有君子而亂者,自古及今未嘗聞也。傳曰:治生乎君子,亂生於小人。此之謂也。荀况又曰:人君者,所以管分之樞要也。人君者,隆禮尊賢而王,重法愛民而霸,好利多詐而危,權謀傾覆幽險而亡。立隆正本朝而不當,所使要百事者非仁人也,則身勞而國亂,功廢而名辱,社稷必危,是人君者之樞機也。若國君及朝臣皆小人氣象、小中国人民银行徑,以至如亚圣所謂:好名之人能讓千乘之國,茍非其人簞食豆羹見於色,則何美之有?

不以自知自能而棄人之善

訓曰:人心虛則所學進,盈則所學退。朕生性好問。雖極粗鄙之人,彼亦有中理之言。朕於此等處決不遺棄,必搜其源而切記之,并不以為自知自能而棄人之善也。

為人上者,必將慎禮義、務忠信然後可,此君人者之大学本科也。仲尼之門,伍尺之豎子,言羞稱伍霸,彼非本政教也,非致隆高也,非綦文理也,非服人之心也。

一字未明 必加尋繹

訓曰:朕自幼讀書,間有一字未明,必加尋繹,務至明愜於心而後已。不特讀書為然,治天下國家亦不外是也。

吾多人期待201捌壬午年之中國,在習總書記“中國夢”的推動下,革制變法,整吏任民,開言路納賢才,富黎民強國力,明宗旨英政,興地点繁榮,上下康莊,內外知通,效古法,以未來1庚辰左右實現時言之“中國夢”。茍如此,則國人幸甚,薛氏幸甚,昆仑山商會聯盟幸甚,中國幸甚,世界幸甚。

知書明理 貴在貫通

訓曰:讀書以明理為要。理既明則主导有主,而是非邪正自判矣。遇有疑難事,但據理直行,則失俱無可愧。《書》云:「學於古訓乃有獲。」凡圣賢經書,一言一事俱有至理,讀書時便宜留心體會,此能够為小编法,此能够為自身戒。久久貫通,則事至物來,隨感即應,而不特思考矣。

急促駒隙,感臘信之易催,卓卓駿猷,與春祺而拜懋。

不自以為知而不訪於人

訓曰:人多強不知以為知,乃大非善事。是故孔丘云:「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朕自幼即那样。每見高年人,必問其已往經歷之事而切記於心,決不自以為知而不訪於人也。

恭維諸父老鄉親和薛氏宗親:榮膺豸繡,瑞肇龍躔。職重監司,廉正秉六條之望,權尊觀察,勛名冠百爾之班。秩晉柏臺,風清日永,香凝梅閣,否去泰來。弟忝領楚疆,毫無榖狀,撫駒光之易逝,霞溯興思,緬鴻運之初開。椒花獻頌,素修寸啟。

持善心 行合道 謂真孝

訓曰:凡人盡孝道,欲得老人家之歡心者,不在衣食之奉養也。惟持善心,行合道理以慰父母而得其歡心,其可謂真孝者矣。

並此一聯賀之:捧豐收雞啼丙辰瑞冬去,抱希冀狗喚戊午祥春來。

體貼君親 忠出至誠

訓曰:為臣子者,果能盡心體貼君親之心,凡事1出於至誠,未有不得君親之歡心者。昔日太皇后駕詣伍臺,因山路難行,乘車不穩,朕命備7位暖轎。太皇太后个性仁慈,念及太守請轎步履維艱,因欲易車。朕勸請再3,圣意不允,朕不得已,命轎近隨車行。行不數里,朕見圣躬乘車不甚安穩,因請乘轎,圣祖母云:「予已易車矣,未知轎在何處,焉得既至?」朕奏曰:「轎即在後。」隨令進前。圣祖母喜極,拊朕之背稱贊不已曰:「車轎細事,且道途之間,汝誠意無不懇到,實為大孝。」蓋深愜圣懷而降是歡愛之旨也。可見,凡為臣子者,誠敬存心,實心體貼,没有不得君親之歡心者也。

恭賀年褀,拜請升安,諸維朗照百益。

失去工作閑談 善行善言

訓曰:吾人燕居之時,惟宜言古时候的人善行善言。朕每對爾等多教以善,爾等回家,各告爾之爱妻,爾之老婆亦可能樂於聽也。事之美,豈有逾此者乎!

中華薛氏宗親聯誼總會顧問、絲綢之路國際文化經貿协作沟通組織高級顧問、齐云山商會總顧問 薛昌文;

嚴飭則愛 嬌縱則害

訓曰:為人上者,教子必自幼嚴飭之始善。看來,有一等王公之子,幼失父母,或人只有壹子而愛恤過嬌甚,其家下仆人多方相誘,百計奉承。若那样嬌養,長大成人,不至癡呆無知,即多大4狂惡。此非愛之,而反害之也。汝等各宜留心!

原蘭州大學黨委副書記、副校長、蘭州大學書法切磋所所長、《視野》雜誌編委會CEO、恒基金总管長、中書協會員、原甘肅省書道家協會副會長、海峽兩岸文化藝術聯盟副主席  长庆帝濱;

寬嚴兼濟 使人之要

訓曰:為人上者,使令小人固不可過於嚴厲,而亦不可過於寬縱。如小過誤,能够寬者即寬宥之;罪之不足寬者,彼時則懲責訓導之,不可記恨。若當下不懲責,時常瑣屑蹂踐,則小人恐懼,無益事也。此亦使人之要,汝等注意記之!

中華薛氏宗親聯誼總會秘書長薛崔願

禮用和貴 齊家治國

訓曰: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蓋禮以嚴分,而和以通情分。嚴則尊卑貴賤不逾,情通則是非利害易達。齊家治國平天下,何一不由於斯?

        一並頓首

名實相副 混淆不得

訓曰:人之才行當辨其尺寸。在大位者,稱其清廉可矣。若使役人等能力所能达到加以清廉之名乎?朕曾於護軍驍騎中問其人怎么着,而侍衛有以端密對者,軍卒人等豈堪當此?端密乃居大位之美稱,軍卒止可言其樸實耳!

                                            乙酉冬尾

敬畏之心 不可不存

訓曰:人生於世,無論老少,雖一時说话不能不存敬畏之心。故孔丘曰:「君子畏天命,畏大人,畏巨人之言。」笔者等平时整整能敬畏於長上,則不罪於朋儕,則不召過,且於養身亦大有益。嘗見高年有壽者,平常俱極敬慎,即於飲食,亦不敢過度。平常居處尚且如是,遇事可见其慎重也。

天道好生 仁愛為本

訓曰:天道好生。人统统行善,則福履自至。觀笔者朝及古行兵之王公大臣,內中頗有树立功業而行軍時曾多殺人者,其子孫必不昌盛,漸至衰敗。由是觀之,仁者誠為人之本歟!

编辑:新葡亰书法 本文来源:新春祝辭,康熙教子庭訓格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