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卖了460万,一张老父亲给儿子走后门的便条

时间:2020-01-09 13:35来源:新葡亰美术
摘要:2008年上半年,古城洛阳史家屯村在建造经济适用房时,突然发现此地有一片墓葬群。考古队闻讯赶来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并逐渐整理出一个由11座墓室组成的家族墓葬群。墓室里

摘要:2008年上半年,古城洛阳史家屯村在建造经济适用房时,突然发现此地有一片墓葬群。考古队闻讯赶来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并逐渐整理出一个由11座墓室组成的家族墓葬群。墓室里没有令“淘宝”古董商感兴趣的东西,但

图片 1

图片 2

2008年上半年,古城洛阳史家屯村在建造经济适用房时,突然发现此地有一片墓葬群。考古队闻讯赶来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并逐渐整理出一个由11座墓室组成的家族墓葬群。墓室里没有令“淘宝”古董商感兴趣的东西,但是墓主来头却不小,因为其中有一座墓的主人就是北宋大名鼎鼎的宰相富弼(1004-1083)和他的夫人晏氏(1013-1086),而富弼的墓志就成为最有价值的收获。

北宋宰相 富弼《儿子帖》

《儿子帖》

富弼的墓志由韩维(1017-1098)撰写,由孙永(1019-1086)书丹,司马光(1019-1086)篆写碑额。只凭这几个名字就可看出这块墓志的分量。

释文:儿子赋性鲁钝,加之绝不更事。京师老夫绝少相知者,频令请见,凡百望一一指教,幸甚幸甚。此亦乞丙去。弼再上。

北宋年间有一位文臣,官至宰相,他有个儿子年龄比较大了,到了找工作的年纪,所以他写了一张小纸条给自己的一个故友,让朋友帮自己的儿子找个官做。这张字条叫《儿子帖》,全文如下:

不过,应该还有一方更有价值的墓志,怎么没有出现呢?

翻译:我儿子本性愚笨迟钝,加上他很少经历社会磨练。在京师我很少知心朋友,所以让他常常去拜见您,希望诸事对他多加指教,感激不尽。这信也请阅后烧掉。

《儿子帖》局部

这方“应该”出现的墓志是怎么回事?事情还得从900多年前说起。

图片 3

儿子赋性鲁钝,加之绝不更士,京城老夫绝少相知者,频令请见,凡百望一一指教,幸甚幸甚,此亦乞丙去,弼再上。

宋仁宗嘉祐六年(1061)三月,58岁的富弼突然中止了宰相之职,因为他母亲去世了,他得守孝三年。

这幅《儿子帖》,说白了其实就是“走后门”便条。

《儿子帖》局部

丧葬琐事自有专人安排,但有一个关乎亡者和富氏家族体面的问题需要富弼亲自考虑,那就是请谁来撰写墓志。富弼贵为宰相,从北宋诸多人才当中挑一个人写墓志应该不是难事,但深谋远虑的老宰相并不这么想,他要谋定而后动。这个写墓志的人要有一定的政治地位,书法也要好,还要肯为老太太写一堆颂德美词。

富弼是希望某官员能对其儿子加以照顾与提携的,因为这个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所以虽然只是仅仅四十余字的便条,富弼还是专门写上“这信也请阅后烧掉。”富弼虽为官清廉,但看来毕竟还是舐犊情深。

这幅《儿子帖》,说白了其实就是“走后门”便条。意思是:我儿子天性愚笨,京城里面的诸位大人都没有听说过他,请老朋友多多提携。富弼虽为官清廉,但抵不过舐犊情深。又因为这个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于是在字条的最后,他加上了一句:此亦乞丙去。意思是这封信看完了之后请把它烧掉。

正当老宰相身着孝服谋划此事时,有人送上门来了。谁?“宋四家”之一的蔡襄(1012-1067),他送来了吊念以及温柑以示慰问。

图片 4

《儿子帖》局部

蔡襄有诗名,有书名,有官名,他现在的权职是皇帝秘书兼财政部长,由他来写非常合适。富弼仔细考虑之后,给蔡襄写了封信:

北宋宰相 富弼《儿子帖》局部

这丙字为什么是烧了的意思呢?我们熟知的天干有“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五行有“木、火、土、金、水”,两个天干代表一个五行,那么丙丁就代表火,所以丙去的意思就是给烧了。

弼修建坟院,得额已久,先人神刻,理当崇立,今天下文章,惟君谟与永叔主之,又生平最相知者。永叔方执政,不欲干请,独有意于君谟久矣。但为编次文字未就,故且迁延。昨因示谕,辄敢预闻下执,即非发于偶然,惟故人伦察,少安下情也。皇恐,皇恐。院榜候得请,别上闻,次《圆觉偈》亦如教刊模也。哀感何胜,哀感何胜!弼又上,温柑绝新好,尽荐于几筵,悲感,悲感。弼又启。

这张富弼希望看后烧掉的条子,最终没有烧掉,不知是该官员是出于对富弼书法的仰慕还是其他啥原因,总之富弼的这个“走后门”的条子被该官员保留了下来。


这封信的大意是说:我正在修建墓院,碑额早就准备好了,但还没想好请哪位高人来写。我觉得当今天下就属你和欧阳修的文章最好,又跟我最交心。但欧阳修刚任参知政事,应该很忙,不便打扰,所以想请你来写。另外,还想请你抄一份《圆觉经》的偈文,一起刻石。文章最后,对蔡襄送的温柑夸赞了一番。

2005年6月19日,北京翰海2005春季拍卖会上,有五件北宋名人书札以2227.5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令人瞩目。这五件北宋书札中就包括有富弼的《儿子帖》,其成交价高达462万元。

这张作者希望看后烧掉的条子,最终没有烧掉,不知是该官员出于对书写者书法的仰慕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这个“走后门”的条子被保留了下来。

​【北宋】富弼 温柑帖(局部)

图片 5

2005年6月19日,在北京翰海2005春季拍卖会上,《儿子帖》以462万元的价格成交。不过关于它的拍卖原因与购买者至今依然是个谜。

26.5cm×49.2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北宋宰相 富弼《儿子帖》局部

那么,这位爱子情深的老父亲是谁呢?他写的一张便条为何价值数百万?

编辑:新葡亰美术 本文来源:最后卖了460万,一张老父亲给儿子走后门的便条

关键词: